最新消息:本站为您专业分享乌苏,喜力,崂山,科罗娜,蓝带,嘉士伯,雪花,青岛,燕京,百威,哈尔滨等各种啤酒知识,及提供各种品牌加盟等相关信息网站

扎啤和啤酒有什么不一样()

啤酒知识 啤酒网 5浏览 0评论

“各位客人,请一个个来。”

梅酒的声音平静,但却沉稳而厚重,就像是有着一种天然的震慑力一样。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恐怕会吓跑客人,但旁边站着一个即使面无表情也能感受到她手足无措的娇弱少女,似乎反而达到了某种动态的平衡。

混乱的客人们顿时安静了不少,那帮理着平头,穿着中山装的男生互相看了一眼,从最左边的那个开始报出自己想吃的东西。

“一扎啤酒,两串烤鲑鱼,再——关东煮扎啤和啤酒有什么不一样啤酒扎啤机,随便拿个五六样吧。”

脸上有一道刀疤的梅酒凝神盯着他,看得他有些心虚,终于,在他背后要被冷汗浸湿之前问了一句:“成年了吗,未成年不能喝酒。”

“老板,我们都十八了啊,又不是霓虹,十八总可以喝了吧?”

男生互相看了一眼,都点了点头,七嘴八舌地说道:

“是啊是啊,我们都是高中生了。”

“上个月才过的成人礼。”

“好的,一扎啤酒,下一位。”

“我就……”

这帮男生们对于吃什么似乎有些犹豫,光是点菜就点了十几分钟。

扎啤和啤酒有什么不一样()

终于轮到那三个工人时,梅酒把记录用的菜单翻过去了一页。

他们倒是爽快,一个人就把三人想吃的食物给点好了:“三杯乌龙茶,两份酱油炒饭,一份肉丝炒面,全部大份,关东煮随便拿二十个。”

“好的,下一位。”

“哟,老板,今天生意不错哦,真改成居酒屋啦?哈哈。”大概因为是昨天来过的客人,所以他看起来格外熟络的样子。

“他是一杯扎啤和一份肥肠炒面。”夜泠在一旁轻声地提醒道,虽然面无表情,但额头上已经有些微微冒汗了。

“好,抱歉现在没法和你聊天。”这话是梅酒对这位‘老顾客’说的。

“去忙吧,反正我们有陪酒的小姑娘,哈哈!”

“陪酒?”那五个男生的眼睛齐刷刷地亮了起来。

大概是为了距离夜泠更近,他们都坐在紧挨着吧台的位置上。

倒是那三个工人坐在墙角,好像打算远离这帮年轻人带来的热闹。

“哈哈,咱们的陪酒小姑娘很漂亮吧。”昨天来过的客人顺势坐在了这帮男生身旁,似乎一点也不怕生的样子。

昨日的惆怅与消沉,仿佛是装出来的一样。

夜泠好想逃。

但她知道自己此时必须得帮忙。

幸亏昨天有客人来过,她知道所有酒都放在哪里,不然现在恐怕就要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不知往哪里窜了。

学生的是五杯扎啤,梅酒的也是,工人的则是乌龙茶。

扎啤和啤酒有什么不一样()

一玻璃杯乌龙茶,大概是三两的样子。

别被它的名字骗了,这可不是什么乌龙茶,而是——掺了乌龙茶的酒。

一般都是用高度数掺的,乌龙茶的味道会浓郁一些,喝起来酒味会淡些,但可别以为它就不容易让人醉了。

倒好的酒都放在托盘上,夜泠打算一口气端过去,但双手托住后,第一下却没拿起来。

她轻咬着嘴唇,双臂缓缓使劲,终于把它托了起来,但却根本无法稳住,杯子们互相轻微碰撞着,发出‘咯哒咯哒’的声响。

于是她还是把托盘放了回去。

双臂酸麻得像是快被人拗断了一样。

「有这么重吗!?我的力气也太小了吧!喂,完全没有工作能力啊!这都拿不动!我如果许愿让自己身体变得强壮会发生点什么啊?算了,感觉会出现不好的事情,还是不要试了……」

夜泠的内心充满了挫败感。

作为一个曾经‘健壮’的男人,竟然连这都拿不起。

简直就像是美女一夜白了头一样痛苦啊!

——如果没变老的话,一夜白头好像也行?

而在其他人眼里,这位身材娇小,可能连初中生都比不过的少女,在努力了几次还是没能拿起托盘后,选择了放弃,正鼓着腮帮,气呼呼地盯着眼前的托盘看,像是要和它打一架似的。

虽然面无表情很可爱,但这个样子也很反差萌嘛!

就连有些浮躁的男生们都变得格外耐心起来,他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夜泠身上,然后又回过头,相视一笑。

——一副大家都懂的笑容。

不过,他们看的位置却各有不同。

有目光落在大腿的,也有目光落在锁骨的、落在脸上的,最过分的一个家伙,竟然把目光落在——那小小的鼻孔上。

这家伙绝对不对劲。

夜泠用酸麻的两只小手,捧着一个对她来说太过巨大了的啤酒杯,摇摇晃晃地走着,在吧台上放着停了一下,然后才努力踮起脚尖,将杯子放在了吧台前的餐桌上。

她感觉自己再往前一点,就都快要失去平衡翻过去了。

一杯只是开始。

后面还一堆呢。

「看不清啊,完全看不清,怎么都看不清啊!」夜泠在心中咆哮着,要是能喊出来的话,应该是打游戏被人打爆了的那种悲鸣吧,「慢点、慢点慢点……再慢点!好,好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嘶——脚指头,撞到什么了……」

夜泠已经疼得忍不住了。

但在别人看来,却是紧张得快哭了。

刚才那高冷三无的形象早就面目全非了。

“慢慢来,不着……”昨日那位熟客的话还没说完,一整杯啤酒就‘哗’得泼在了他的脸上。

扎啤和啤酒有什么不一样()

他有些发愣,然后大笑了起来。

笑得夜泠心里发毛。

「噫——不会被报复吧?一定会的吧?会被报复的吧!听说Y国有些地方很乱扎啤和啤酒有什么不一样,甚至会吃人的啊,真正意义上的吃人啊!」

这下,夜泠是真的想哭了。

她不想死。

即使作为一个女孩子活下去,也好过‘死’。

哪怕是如此‘丑陋’地挣扎着想要活着。

也绝对不想死。

“对……”

“哈哈哈,没事!反正我回家就要洗澡的。”

夜泠不敢说话,用最快速度挪到了啤酒桶旁,给他打了满满的一杯,更加小心翼翼地端上了。

最好是真的没事。

希望他就是个普通人……

哦对了,他昨天喝醉了,说自己是个写小说的来着……

夜泠顿时松了口气。

写小说的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据她所知,写小说的脾气好又怕事,被读者骂了,得赔笑,被编辑喷了,还得赔笑,真卑微啊……

还好她对写小说没兴趣。

“我叫酒井银川,小姑娘,你叫什么?”

“……夜泠。”

“好听。”男人竖起大拇指,也不去擦身上的啤酒痕迹,直接抓起酒杯就往肚子里灌。

看他喝起来,好像比喝水还轻松。

虽然那只是啤酒。

最后三位的酒杯小一点,倒是轻松了不少。

她将乌龙茶送到后,用抹布擦干净了吧台,心脏却还是一下一下‘突突’地跳。

每一次跳动,都好像有钉子扎进来一样。

她太紧张了。

剧烈的疼痛不仅让人窒息,还让人感觉心脏像是要被撕裂。

扎啤和啤酒有什么不一样()

梅酒的动作很快,他已经在屋后的小巷里,用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大喊起来了:“肥肠炒面好了——烤鱼稍等,夜泠,关东煮在柜台的电饭煲里,可以帮忙吗?”

夜泠感觉自己没力气说话,只来得及接过梅酒递来的一盘肥肠炒面。

他连脸都没露,就伸出了条结实的胳膊来而已。

关东煮一般有专门的烹煮设备,但梅酒实在太穷,就只能用电饭煲来代替。

里面煮的也并不多,几位客人一点,就没剩下几串了。

她的动作很慢扎啤和啤酒有什么不一样,小心翼翼的装好盘,给客人们送去——吧台前的方便些,坐在墙角的那三位,得走过去送。

酒井银川低下头,‘唏哩呼噜’地吃起了面条,因为吃得太快,有好几根打在了他的嘴角,留下几许泛黄的油脂。

——大约是从肥肠里流出来的。

夜泠小心翼翼地推开虚掩着的后门,往外看了一眼。

就见梅酒此时一个人掌着三个灶台,一个在炒饭、一个在炒面,还有一个在做烤鱼和烤肉。

他的动作相当麻利,先是抓住锅柄用力翻炒,甚至都没用铲子,就让那炒饭像是海浪一样冲上去又落下来。

接着又马不停蹄地翻炒炒面,又用筷子把烤肉和烤鱼翻了个面,另一只手又翻了下炒饭,撒进去一大把葱花。

这就已经可以装盘了。

虽然在夜泠看来就是一个黑色的大色块触碰到了另一个银色的色块然后把褐色的色块抛起来之类,但她的脑海里还是忍不住跳出了‘好快’、‘好强’这几个大字。

“唰。”梅酒将一起炒的两份炒饭分开装盘,把两盘都递了过去,看到她那只有餐盘四分之一大的小手,愣了愣,就把其中一盘放在了旁边的菜板上。

夜泠这才回过神来,双手捧着炒饭,把它送到顾客桌上去了。

模糊的世界里,一切似乎都多了几分朦胧的美感,就连那几个看起来就像是刺头的男生也变得顺眼了许多。

毕竟,连五官都看不见,每个人都是由几个色块组成的,就像是在玩什么卡通游戏一样。

虽然看不清,但总比昨天牙疼要好多了。

当然,夜泠还是有些担心,万一明天不恢复过来的话——自己岂不是就得戴眼镜了?

现在,她一点也不想要新的客人进来了。

她严重怀疑,要是再来几个,自己这会儿会不会什么也看不到了?

“喂,你叫夜泠吧?上初中吗?小妹妹?”

夜泠多希望自己现在拥有的是梅酒的身体。

“……怎么,了。”她面无表情。

“哈哈,再来杯扎啤,我请你喝!”

夜泠非常肯定,自己要是真喝了酒,哪怕只是啤酒,就现在这个身体……

怕不是得直接昏倒在地上,然后像个植物人一样生活不能自理。

她好想拒绝。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及内容相关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QQ:107759983,立即清除!

转载声明:本文由啤酒网(www.hlx100.cn)发布,未经允许禁止复制,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hlx100.cn/post/5542.html


转载请注明:啤酒网 » 扎啤和啤酒有什么不一样()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